“影子银行的野蛮生长和房地产金融的过热,通过加强监管被套上了缰绳,由此打破了国际上一些人对其可能会引发系统性金融风险的预言。”他说。

“在这一背景下,信用利差有望进一步压缩。相比利率债而言,中等久期中等评级的信用债在2019年更具配置价值。”但同时,龙悦芳强调,信用违约风险依然不能忽视,违约常态化依然存在,投资过程中过度下沉信用资质不可取,信用甄选仍需谨慎,而这也正是对专业投资能力的考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