合硕机构首席分析师郭毅表示,两块地均为F1用地,规划建面的70%为住宅,剩余30%为公建性质用地;其次,两地块中均配建教育设施,对于地块未来的市场去化形成一定助力;第三,两地块均设定了“9070”的规划条件限制,且限定了商品住宅售价。

从外部来看,中美贸易摩擦对中国来说既是挑战,又是机遇。中国出口在全球的份额占比已经连续9年居世界第一,但出口商品的附加值明显偏低,例如自动数据处理设备、无线电话机配件、计算机和电子产品的整体附加值比重只有45%,远低于其他国家,尤其是美国、日本等发达国家的附加值占比都超过80%。从国际分工的角度看,中国的分工主要是附加值相对较低的制造、加工和装配,要想提高附加值,也必须依赖创新,掌握核心技术。